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三十章 倚震
    走地下水道,在众人之前判断,只为普通难度。
    现在出现了食人鱼,而且数量极多,这段路途,立马升级为噩梦级别。
    他们不得不开始小心翼翼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决不能落水,那么就一定要保证木排行进的稳定。
    倾覆,即死亡。
    幸好这些不知名的利齿鱼不似亚马逊流域的食人鱼那般能够跃出水面攻击人,倒是让众人心中庆幸,否则那真是有死无生的地狱模式了。
    几个人努力的控制着木排的速度,避免出现意外。
    但是木排的移动,依旧吸引了水下的那些利齿鱼跟随,哗啦啦的水响在四周不时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毛眼坐在中间的木排之上,他身体瘦弱,用不到他控制船速,便一直安静的坐在中间,不声不响。
    这时候,就在木排经过一段激流,进入一段自然形成的水道空间后,他突然猛地一抬头,冷声道:
    “大家小心,有东西。”
    听到这话,所有人目光集中在毛眼身上,就见他撸起左臂的袖子,露出小臂。
    借着头盔顶部的探照灯,可以清晰的看到,毛眼手臂上长着很多纤细无色的汗毛,稀疏但是很长。
    诡异的是,这些汗毛此时此刻全都笔直的竖起来,好像一根根芒针。
    见到这一幕,腿姐,美人肥,佘少男,神经刀额头上立即见了汗,眼眸里闪出的都是难言的恐惧。
    谷雨不明所以。
    这里当然有东西,水下面就跟着很多尖牙利齿的瞎子鱼,但是很显然,毛眼说的肯定不是这些鱼,而是其他东西,但是谷雨诧异的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
    自从有了次声波的听力,谷雨坚信,他能够听到这世界上所有立体的存在,只要有体积,就会有低频震动,这是必然。
    然而,他真的没有发现除了这些鱼以外的任何能够引起他注意的东西。
    这段地下水路是天然形成的路段,两侧没有巨石砖,只有一些怪石嶙峋,头顶高高的吊着一些钟乳石,还有一些深根植物的根须刺破了厚厚的石土,扎了进来,鱼线般吊在水里。
    谷雨被众人如临大敌的模样吓坏,压低声音问腿姐:
    “我什么也没听到,除了那些鱼,没有其它活物。”
    腿姐手持一直放在腰间的短刀,长一尺二三,厚背宽刃。
    她没有看向谷雨,而是低声道:
    “毛眼看到的东西,你现在听不到,等它动了,你才能发觉。”
    谷雨对这回答感觉脊背发寒,自己听不到的东西,那就不是东西,那会是什么?
    好在这里水流平缓,且空间略显宽敞,三个木排缓缓流荡其中,让众人能够脱出手来做好防御。
    安静!
    除了水中那些利齿盲鱼在水中搅弄的声响,便只剩下几人的呼吸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众人保持戒备的动作良久,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洞[完本小说网 www.bookwb.biz]内阴凉,可是每个人都已经汗透了衣衫。
    木排飘荡在水上,经过那些垂钓如气根的根须,仿佛穿过破漏的门帘。
    那些根须异常柔软,犹如丝绦。
    就在木排行至这段天然水道正中间之时,静谧的空间突然响起了一阵风声。
    “呼~~~”
    这风没有定向,混乱搅动,惊起了凌乱的水纹。
    深水之中,水花四射犹如沸水,每一朵水花掀起之后,便会飘出一朵玫红,散出一丝腥气,那是一只只利齿盲鱼的血。
    谷雨侧头看过去,探照灯下,就见那利齿盲鱼的身体好像被什么迅速抽干,转瞬间干瘪只剩薄皮,漂浮在水面上,犹如枯叶。
    顺着水花往上看,才能发现,那每朵水花之上都有一根柔软的根须,只是此时此刻,这些丝绦般的根须笔直插入水中,看起来刚毅而坚硬,犹如矛针,正是它们袭击并吸干了一只只盲鱼。
    毛眼噌的一下站起来,大声道:
    “是阴墟倚震,用刀火,美人肥快架喷火筒。”
    话音未落,那些根须已经如利箭一般射向木排上众人。
    神经刀两把小刀在手,呲着呀瞠着眼,双臂快速的在身前后划动,在他的探照灯前,一根根被斩断的根须由硬变软,飘荡与水面之上,片刻枯萎。
    木排最前头,腿姐使劲一甩手里短刀,就听蜣螂一声响,那长刀竟然是叠层刀,瞬间变长了三倍有余。
    “谷雨趴下!”
    谷雨应声趴在木排上,下一秒就感觉头顶一阵刀锋划过,顿时一片根须被斩断飘落,化为木泥。
    毛眼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左手端着一瓶白酒,喝一口酒,对着火机一喷,便如同老龙吐火,扇形的喷到身前的根须上。
    那些根须浴火便燃,顷刻化灰。
    他呲着牙,大叫道:
    “美人肥,你特么快点,劳资这点好酒马上就没了!”
    美人肥撅着怕不是一百斤的大屁股,没好气的喊道:
    “别吵,你当这是儿童玩具吗?”
    正吵着,最后面的木排上,神经刀发出一声痛哼。
    谷雨趴在木排上看过去,就见一只细小的根须刺进了他的左臂。
    那根须犹如吸管,刚插进去,神经刀左臂上的肌肉就凹陷下去老大一块。
    神经刀也是狠人,右手小刀回切,连着自己左臂上的一块肉,把那根根须挖出体内,顺便斩断。
    朱莉帮不上忙,只能趴在木排上惊叫颤抖,神经刀的武器对付这些东西不占优势,不似腿姐的武器杀伤范围大,故此吃亏。
    佘少男见状,急忙一个箭步冲过去,手里一把狗腿刀砍断了袭击神经刀脑后的几根根须,然后与神经刀背靠着背,全力对付那些数不清的根须。
    不一会功夫,毛眼,佘少男也都先后负伤,幸好这些人对自己都够狠,用刀挖自己身上的肉,眼皮都不眨一下,这才免了一死。
    眼看众人就要招架不住,美人肥这才大喝一声,站起身来:
    “毛眼,把我屁股上的倚震挖下去,看我烧死他丫的!”
    毛眼抽出小刀,照着美人肥屁股上已经陷下去的两个坑各挖了一刀,没出血,倒是出来不少黄腻的脂肪,也是奇观。
    除了美人肥,所有人都趴在木排上,喷火筒射出火龙,随着美人肥的转动,三百六十度的肆虐起来。
    无数根须化为火雨,飘荡而下,落水化泥,贴身为灰。
    然而,这被称为倚震的根须却似乎无尽,前面的化了灰,很快就有更多的根须垂落,丝丝嫐嫐,搅动着,刮向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