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三十一章 完整.残缺
    火光四射,射灯乱晃,光影交错之间,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身边虚实。
    喷火筒就那么三股劲,美人肥烧了一阵,大声道:
    “没货了,大家自求多福!”
    说着抽出腰刀,迎接又一波的根须侵袭。
    没了火光,周围顿时一暗,没有适应光线的眼睛,霎时一阵全黑。
    毛眼大声道:
    “必须找到倚震的主体位置,否则这些东西杀之不尽,咱们早晚玩完。”
    腿姐大刀横扫,对趴着的谷雨大声道:
    “听到那家伙在哪了吗?”
    腿姐说过,这东西不动,谷雨是听不到的,但是一动,那就不一样了。
    谷雨这次声波是被动技能,一直听着呢。
    之前他没想过这个倚震还有什么本体要害,自然没有多想,此时腿姐一问,脑海里的图影流动,顿时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宽阔的穹顶,上面全是水蚀凸起的怪石,垂落的根须好像女人的长发,密密麻麻。
    而在这遍布的根须在穹顶处却有个汇聚之所,那是一个好似人参形状的主根,有手有脚,甚至还有眉眼口鼻的凸凹纹路。
    “在那里,是主根所在,小部分在石头外,大部分在石头内。”
    谷雨指向十点钟方向的上方大声道。
    腿姐抬头遥看,那里乌漆嘛黑一团,自是什么也看不见,于是问道:
    “高度多少。”
    谷雨估摸了一下,道:
    “五米半左右。”
    腿姐大声道:
    “指稳了,指准了!”
    谷雨急忙抬手,指向那黑暗之处,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此时就见腿姐看着谷雨的手指,猛然用力,手里长刀“呼”的一下刮着风声就飞了出去。
    这木排因为她用力,猛然一沉,水都漫到上面,湿了谷雨的裤子,可见力道之大。
    紧接着就是“咔”的一声脆响,就见腿姐扔出大刀后,整个右臂垂落下来,钟摆般晃荡,竟是因为自己用力过猛,造成了肩关节脱臼。
    没有了武器,那成团的根须立马疯了似的冲向腿姐和谷雨,眼看就要眷到腿姐的身上。
    谷雨耳朵听十方,反应速度倒是比腿姐还快,抱住腿姐那一双春丽腿,使劲一拧腰,准备把腿姐绊倒,躲过根须的袭击。
    然而尴尬的是。
    “咔”的一声后,谷雨腰骨扭了,腿姐纹丝没动。
    眼看着那团根须已经到了腿姐的身体之上,甚至已经触碰到了那防风衣。
    也就在这时,那刚刚绷直如钢针的根须就那么颓然软了,垂当而下。
    穹顶处,传来一声钢刀切入猪肉的闷响,伴随着奇怪瘆人的叫声。
    谷雨听到,那钢刀切掉了露在外面的主根部分,相当于那个人参形主根的双腿都被切掉。
    甚至于,他清晰的听到,那剩余的主根,竟然速度极快的向上钻去,在土中攒动飞快,很快消失在谷雨的听觉范围之外。
    毛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那根根立的细长汗毛全都软下去,这才长吐了一口气,满头大汗的颓坐在木排上,颤声道:
    “好了,没事了,倚震逃了。”
    所有人在这一刻,全身的力气都似乎被抽离,颓坐在木排上,除了腿姐。
    腿姐低头看向抱着自己小腿的谷雨,这姿势就好像一个男人求着女人不要分手,死气白咧那种。
    “你~~~屁股不疼吗?”
    这是腿姐看着谷雨说的第一句话。
    谷雨感受了一下,点头道:
    “疼,是不是被吸出坑来了?我不敢听。”
    腿姐摇了摇头,弯腰低头,用左手那么一拽,谷雨嗓子里立马传出一声哀嚎。
    原来刚才腿姐发力的时候,木排下沉,两条利齿盲鱼趁机窜上来,给谷雨的两臀各来了一口,相当对称。
    腿姐拽下来那两条利齿盲鱼,同时带下了谷雨两小块皮肉。
    随后腿姐蹲下身,先是用脚踩住自己右手背,然后使劲的一挺腰,一声骨头摩擦的牙碜声,腿姐已经把自己脱臼的右臂装好。
    复位了肩关节,腿姐也不避讳男女,把谷雨被咬破的裤子往下一褪,就要处理伤口。
    这时候,还在后面喘粗气的朱莉急忙一溜小跑,来到前面木排,急道:
    “我来,我来,我在社区学过急救,我来!”
    腿姐看了一眼朱莉,又看了一眼谷雨血淋淋的屁股,没说什么,站回木排头上,继续掌舵前行。
    毛眼对着朱莉道:
    “你们俩来中间木排,在前排耽误行速且不安全。少男你去前排,美人肥你去后面。”
    这样一倒弄,前排佘少男和腿姐打头,身后美人肥和神经刀断后,中间是毛眼,谷雨和朱莉。
    此处水流缓慢,那些利齿盲鱼经过倚震的折腾,也没剩下几只追过来,倒是安全。而且按照谷雨所说,后面水道都很平缓,无需再用担心。
    谷雨趴在木排上,后面朱莉仔细的擦拭伤口,给谷雨涂药包扎。
    能让一个国际顶级模特给自己包扎屁股,谷雨觉得,自己能吹一辈子牛皮了。
    他侧头看向毛眼,问道:
    “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个啥?”
    毛眼摸了一下八字胡,道:
    “我不是说了吗,那东西叫倚震。”
    谷雨摇头道:
    “我不是问它的名字,而是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明明看着是树根,但是怎么能动?而且能够主动攻击人,还会逃跑!”
    毛眼卷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说道:
    “孔子曰:物老而群精依之。也就是物老成精的意思。倚震就属于这个行列。在阴墟里,有很多我们根本没有见过的古老生物,它们物种难分,比如倚震,就是动植物难分。
    它的外表看起来是树木,同时有着植物的生存能力和寿命,但其体内又有着动物的一些结构,甚至拥有大脑。
    道家禅家把这种古老的物种称之为魅,独立于鬼神人之外的存在物,而事实上,应该就是植物羊,天蛾人一般,物种混淆时代,比较诡异的生物而已。”
    谷雨摇头叹道:
    “古老生物,难道不应该是最低级的吗?这低级生物也太厉害了!”
    毛眼摇头笑道:
    “谁说古老的是低级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越古老的生物越完整,这整个世界,本身就是从完整到残缺和更残缺的演变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