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三十二章 密林
    毛眼的话,绝对是对达尔文进化论的大不敬。
    在现在的科学学术之中,主流生物学家相信,物种是从简单到复杂,从缺陷到完整,朝着完善的结构在进化,虽然这个完善是相对于环境而言。
    而毛眼的意思是,物种是由复杂到简单,从完整到有缺陷的演化过程。
    看到谷雨一脸迷茫,甚至不知该从何处问起。
    毛眼继续道:
    “倚震是很古老的物种,动植物不分,它能够直接利用太阳,水和二氧化碳获得满足自身生存繁衍的能量,又能像动物一样吸食血肉补充身体。
    这样的生物,本身稳定性很高,如果不是生活在阴墟里,而是出现在外面的世界,那将会带来可怕的物种侵略和毁灭,因为阴墟之外的任何生物,都不能与之相比,包括人类。
    我们必须吃干净煮熟的食物,要喝干净的水,稍微一点细菌,就能让人类大病一场,相对于自然环境而言,人类的生存能力,是所有生物之中,最低的存在,没有之一。
    这就是一种残缺的演化,而不是进化。”
    谷雨似懂非懂,但是捕捉到了毛眼话里的一些意思,在谷雨看来,毛眼的生物理论,与神经刀的地平论不相上下,都很扯。
    反正,谷雨是不怎么相信的,他宁可放弃唯物主义,相信倚震就是一种魅,传统迷信之中的魅,这更容易让他相信一些。
    再行不多时,前方终于看到迷蒙的一片亮光,众人欢呼雀跃,这意味着水道终于到了头。
    这地下水道很明显是人工开凿,人工开凿水道无外乎两个作用,出水和送水。
    那山环之外没有什么遗址痕迹,哪怕是沧海桑田,只要没有天翻地覆,总会留些石头瓦片,但是山环外并没有。
    这就意味着,这条地下水道是作为送水之用,那么水道的尽头,或许将是另有洞天。
    “谷雨,到前面来,马上要到出口了,需要你听路。”
    腿姐在前面喊道。
    谷雨忙爬起来,顾不得两屁股蛋火辣辣的刺痛,踱步过去,佘少男与之交换,来到中间木排之上。
    眼看到了出口,一般人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松懈,甚至开始焦急加速冲出水道。
    但是这群人没有,他们反而更加用力的减速木排,小心翼翼的缓缓前行。
    顺着水流直出地下水道,穿过了高耸的山环,重见天日。
    几个人来到外边,上下瞭望,就见头顶高处,云雾重重,被阳光投射其中,形成交互的彩虹。
    四周尽是直立高崖,举头不能见其顶,犹坐深井之中。
    水往低处流,几个小时的地下水道,让他们来到了极低的深处,那之前在外边看几十米的高崖,现在怕是不有千米之遥。
    谷雨猜测,这就是之前他用朱莉手机拍到的那个黑点,当时就猜测这里是个天坑,但是没想到竟然深到如此程度。
    谷雨不敢在抬头看下去,这种深幽带着难言的压抑,同时让人目眩头晕。
    河流依旧在向下而行,可见这里还不是深坑的最低处。
    众人乘木排缓缓下行,河岸两侧尽是莽莽的原始丛林,奇花异木处处可见,竟有九成叫不出名字。
    也幸好有这样一条河道,否则如果在这样的原始丛林之中徒步,真不知该如何下脚,便是长了翅膀飞,怕是也难以躲避那交织如网的植被。
    就是这河道上慢行,他们也不能完全避免植被的骚扰。
    横倒的树木,跨越河面交织的藤蔓,每走一段路便可遇见,他们便不得不停下来,刀削斧砍,开路前行。
    如此磨砺,速度愈加慢了下来,眼看太阳要落到山后,暮色开始扑向大地,几人也没有行出多远。
    昨夜奔波到现在,众人早就人困马乏,难以打起精神,腿姐便在天黑之前寻了岸边一处植被稍少之处,宣布安营,休息一夜,明日天明出发。
    这里是一片类似榕树的林子,上面树荫遮蔽严实,导致下面阳光全无,没有植物生长,倒是干净舒适。
    不知道为什么,谷雨在木排上一打眼看到这片林子的时候,就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但是仔细看起来,又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这就是普通的树林。
    美人肥,神经刀几个在周围用射灯手电照了一圈,没发现蛇蝎毒虫,这才放心清扫了落叶,支起了帐篷。
    森林的夜晚充满了危险,众人不敢大意,再加上这里远处与海平面以下,气压很低,在夜里温度竟然有些寒冷,所以腿姐叫大家在每个帐篷的门前燃起篝火,一来取暖二来驱散蚊虫。
    美人肥是队伍里的大厨,一个没有味觉的大厨。
    众人携带的食物没有太多,他不得不因地制宜,在附近寻找些能吃的野味。
    美人肥到水边打了半锅清水回来,烧开了后,加入两盒牛肉罐头,几捧林子边采到的蘑菇。
    那蘑菇灰清发白,很像柳树蘑,但是个头更大一些,看起来细细嫩嫩。
    当初谷雨初来这岛上的时候,为了不饿死,生吃过蘑菇,但那是没办法的办法,事实上在野外环境里,蘑菇是很危险的食物,因为很多亚种都长相相似,但很多亚种是有毒的。
    毛眼和谷雨挨着坐在大树下,这家伙大晚上带着纯黑的墨镜,也不知道是怎么视物,似乎是看出谷雨心中忐忑,于是就笑道:
    “莫担心,美人肥的鼻子能闻天下毒物,但凡有毒,绝逃不过他的嗅觉,所以他做的饭菜,放心大胆吃就是,绝不会有事。”
    谷雨这才放下心来,盛了一碗,趁热呲溜呲溜吃喝下去,顿时全身有了暖意,额头冒了细汗,舒坦个非常。
    一顿饭,一阵休息,原本在路上疲惫的似乎倒下就能睡着的几个人,倒是精神了起来。
    除了美人肥,吃饱了倒帐篷里就睡,其他人都围着篝火,三俩聊天。
    朱莉和神经刀聊得投机,叽叽喳喳的说着他们的地平世界,谷雨现在可不敢同神经刀和毛眼聊天,生怕自己的世界观被他俩带偏了,看了一眼佘少男,想起这货在死亡临近前那句话,更是不敢过去,于是只能溜达到腿姐身边,没话找话。
    “其实,你们这生活也挺有意思的,一群人热热闹闹的。”
    腿姐没抬头,看着火焰,说道:
    “很少这么热闹,我们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两个人行动,很少一次出来这么多人。”
    谷雨看了一眼腿姐,也学着她双手迎着篝火烤火,然后随意道:
    “你们这些人,看着真的不像搜救队。”
    腿姐“哦”了一声,道:
    “那像什么?”
    谷雨沉吟了片刻,道:
    “像敢死队。”
    腿姐难得嘴角翘了一下,应该是笑了。
    “差不多,普通的搜救任务,我们肯定不会来的,你不用拐弯抹角的在我这里打探,那没有任何意义,若是你后颈长出了青首黑蛇的图腾,不需要你问,自然有人给你所有答案,如果你的后颈没有生出图腾,那么你什么也问不出。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自己......”
    话音未落,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嘶叫。
    腿姐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和缓冲,直接跳起来,奔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毛眼等人也急忙手拎着家伙追了上去。
    “佘少男,是少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