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三十四章 找不同
    谷雨确信,那危险的未知存在,就在身后他们宿营的那片林子里。
    然而,那片好似榕树的树丛内,是如此的安静,就连他们营地篝火的炊烟在树梢上偶尔散出,都是那么的笔直。
    他紧紧盯着这片林子,倾听着里面的一切,期望能够找到朱莉他们的身影,希望找到他们遇险的原因。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他什么都没有找到,那片丛林安静如斯。
    谷雨站在木排上,盯着丛林,除了树木的品种他不认识外,这就是一片极为普通的植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谷雨总觉得这片树林看起来有些奇怪。
    不是因为朱莉他们在丛林里消失的原因,而是一打眼看过去,就会感觉出来的古怪,但偏又一时说不出古怪之处在何处。
    谷雨看着丛林,心里想着:
    “这种古怪的感觉,我初来这里的时候就有,而人的视觉会下意识的首先捕捉事物的轮廓,难道问题出现在丛林的轮廓上?”
    想到这,他左右看去,这片林子直径不下五百米,自然无法看到两端,于是他把目光向上,看向这片丛林的顶端。
    那是碧绿的坡形,每一棵树之间的高度差相对均匀,让那树冠看起来就像是长在一片山坡上的草地,平整延展。
    “不对,这样的树冠轮廓应该出现在山坡上,但这片丛林是平地,很平坦,怎么会呈现如此均匀的形态?整个丛林的树冠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倒扣的铁锅。”
    月色下,目光看不多远。
    谷雨便竖起耳朵,靠着次声波感受这片丛林的每个脉络。
    “奇怪,每一棵树之间,都彼此间有着横向树杆相连,它们不是分开的独立的一棵树[7z小说网 www.7zxs.co],而是这里就是一棵大树,一树成林。
    这种特点与榕树极为相似,榕树枝干上的气根落地后,会形成新的树杆,看起来就像是一颗独立的小树,然而不是,它属于一个主体。
    一定是这样,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森林整体树冠轮廓,生长的先后顺序,导致了这种均匀的高度差。”
    他发动听觉,循着脉络寻找这棵一树成林大树的主杆。
    很快,他脑海之中,次声波形成的全息图来到了佘少男消失的地方。
    那片尿渍已经不见,因为整个地面都被夜来的露水打湿。
    一切画面都没有什么不对,一如他刚才看到的模样。
    但这画面却让谷雨有一种残缺的感觉,毕竟他刚才去过那里,现在听到的画面,他总觉得缺点什么。
    缺少腿姐他们所站的位置和空间?
    “不,不是他们的原因。”
    谷雨回忆着之前在那里看到的画面,与自己现在倾听的全息图进行对比。
    就在那么灵光一闪之间,他找到了前后的不同之处。
    “少了一棵树!佘少男消失的地方,不远处明明有一棵极为粗壮的大树,但是我在这里没有听到。”
    谷雨眼睛微微眯起来,他似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那么多人依次消失,谷雨的次声波竟然都没有找到他们,这完全超乎想象,要知道次声波的穿透力极强,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够阻碍次声波的传递,除非特别设计的复合材料,或者是真空环境。
    再就是障眼法的迷惑。
    黄鼠狼,狸子等一些动物,都能凭借自己排泄物里蕴含的毒素,让嗅到的人产生幻觉,更别说这阴墟之内。
    谷雨猜测,很有可能这丛林里,那个袭击他们的东西,就有这种能力,利用气味毒素,影响他们的感官,比如谷雨的次声波。
    思考着,谷雨一次又一次的在佘少男消失的地方听象,然而那根他记忆里的大树杆一直没有出现。
    “如此防备,代表着恐惧,那么问题,一定就在那根树杆上。”
    谷雨看了一眼那大片的丛林,迈步正要走向岸边,却又停住脚步。
    “不行,不能就这么直接过去,朱莉能在营地处遇险,证明这整片林子同气连枝,都是那主杆的爪牙,一旦进入其中,便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如何能安全的过去,一探那棵消失在我听觉内的大树呢?”
    一阵晚风吹来,让谷雨手臂起了一层鸡皮。
    看着摇晃的树冠,谷雨突然笑了,笑得很冷。
    “对,要安全的过去,只能坚壁清野!”
    朱莉等人死活不知,谷雨早就气急,这个时候恐惧化作了一丝癫狂,不计后果的癫狂。
    就见他踏着木排跳到另一侧岸边,捡起眼见的枯枝败草,一捧一捧的用木排运到对岸,然后来到这一树成林的最边缘,在一棵小树下架起枯木,点燃了败草,一蓬大火顷刻间便烧了起来。
    这,就是谷雨的坚壁清野。
    谷雨很清楚,这样做很可能把朱莉和腿姐他们也一并烧死,但不这样做,腿姐他们就一定会死。
    这样烧起来,如果这棵一树成林真的是有着一定智商的魅,那么或许一切都有转机。
    在谷雨看来,最好的结果是这东西有智商,在自己火攻的恐吓之下,能够想办法和自己谈和。
    如果这东西没有智商,仅仅是某种类似倚震的东西,那么最起码那根最神秘的主杆会现身,谷雨便能由此找到朱莉他们的所在,想办法救出他们。
    当然,要是实在救不出,谷雨就会很干脆的烧了这一切,谁也别想好,包括他自己。
    枯木的火焰引燃了上面的小树,谷雨首先闻到的,竟然是油脂的香气,不是植物油,而是荤油。
    但是谷雨期待的事情没有发生,这棵小树没有摇摆,也没有嘶吼,就那么在火力快速燃烧起来,发出“滋滋滋”油脂燃烧的声响。
    “这些触角没有痛觉的吗?还是说,这个家伙还在猜度我的意图?”
    谷雨想当然的把这些小树想象成那棵主杆的触角,一如章鱼。
    “那么,就继续吧,这么多油脂,好烧的很。”
    他冷笑着,拎起几根烧着头的火棍子扔到旁边一棵小树下,顺便投了两把枯草,很快那棵小树也燃烧起来。
    谷雨没有停下脚步。
    他发现,这棵大树下的败叶也很容易燃烧,当火焰烤干了上面一层夜露之后,那些败叶便也跟着一起烧起来。
    于是,引柴也有了,谷雨快速的把一根根烧着的木头移到还没点火的树杆下,当起了纵火犯。
    “笃!”
    谷雨正在忙活着,猛地听到一声闷响,就看到身边的大小树杆,突然如蛇一般扭动起来,甚至那几棵燃烧着的小树也在蜿蜒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