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三十九章 怪哉
    看到了朱莉那一双迷蒙里带着恐惧的双眸,神经刀叹了口气,说道:
    “物质是不灭的,生命亦是如此。倚震以及依赖倚震而存的这些植物都死了,但是它们的生命不会就此消失,而会在这个局限的阴墟内转化为另一种形态,我们无法预测甚至无法观测的形态,而这个转化的时间为七十二小时。
    别问我转化后可能是什么样子,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咱们里面,唯一经历过阴墟死地的只有毛眼。”
    谷雨和朱莉都把眼睛看向了毛眼。
    毛眼扶了扶眼镜,头靠在一棵枯树上,有气无力来了句:
    “别问我,我能活着,就是因为当时瞎了,啥也看不到,都睡吧,总之72小时之内,咱们必须离开,否则永远也别想再出去。”
    这五个人表现似乎都还算淡定,但是眉宇间的那种紧张,却依旧被朱莉和谷雨捕捉入眼。
    带着忐忑,他们沉沉睡下。
    此时此刻的他们,不用担心再有生物侵袭,根本不需要值班,因为这座岛的生命死亡了,等待着另一种形态的重生,未知的重生。
    这无疑是对他们有利的,毕竟这72小时内,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寻找杰克盛教授的遇难处,然后计算好时间离开便能万无一失。
    如此远远好过让倚震活着,毕竟倚震活着,跟随着他们,那么他们根本坚持不到72个小时就会被灭团。
    长时间的疲惫让众人很快沉沉睡去。
    连最警觉,纪律性最强的腿姐第一个醒来后,才发现,他们足足多睡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太累了。
    唤醒众人。
    其他人还好,睡觉的时候都是枕着自己的背包,盖着防风衣。
    毛眼是靠着树睡得,现在醒来时,则发现自己是平躺在地上,至于他当靠背的大树,早就不见了踪迹。
    倒是身上一些轻飘的碎末似乎预示着一个事实,那就是那棵大树已经在某个时间化成了糜粉。
    神经刀抓了一把那些粉末,用手指捻了捻,道:
    “这座岛正在用最快的速度重塑,我们看到的,或许就是这座岛的新陈代谢。”
    说着,他猛地对着前方大吼一声。
    就好像一只啸月的狼。
    这一刻,奇迹出现了。
    在神经刀身前几米的扇形范围内,所有的草木都在这一震之下化成了糜粉,飘荡荡的漂浮在空中,缓缓下落,就像是一团迷雾。
    “哈哈,这下咱们赶路可方便了!”
    美人肥拍了拍脑袋上的粉末,高兴的叫道。
    腿姐点了点头,脸上难得出现了点笑意。
    这些草木一碰就碎,无疑能让他们赶路的速度增加数倍。
    “少男,放无人机,大家带好口罩和护目镜。”
    佘少男急忙在背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家伙,摆弄几下,手拿遥控器让无人机升起老高,直到他们甚至看不见无人机在天空之中留下的黑点。
    岛屿生命的耗尽,让他们不再担心天蛾人会因为无人机的使用而出现,因为它们也随之灭亡。
    几个人围早腿姐身后,看着腿姐手里的显示器。
    随着无人机的升空,他们看到了他们前方远处的那个深坑。
    无人机垂直其上拍摄,也只能看到漆黑的一个圆洞,就好像一口老井。
    “看,那黑洞在冒烟。”
    “不是烟,应该是冷气,咱们或许找对了地方。”
    “好了,别研究是烟还是冷气了,到了自然就知道,出发。”
    腿姐带头,校正方向后,直接跑步前进。
    无视任何障碍物,就是直线走过去,哪怕是几人环抱的大树,在一碰之下,也是瞬间粉碎。
    口罩则保证他们不会吸入这些粉尘。
    谷雨还好,身体底子不错,勉强跟得上这些人的脚步,朱莉就惨了,几乎要靠这谷雨和神经刀左右拖着,才能勉强跟上。
    一个小时后,七个人终于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那个位于岛屿中部的深洞。
    据佘少男所说,这座岛的轮廓本就像是一个细长的柳叶形,如今配上之前进入的环形山崖,再加上这个黑洞,正好就是一个完整的眼睛,还是丹凤眼。
    这黑洞,自然就是眼仁。
    洞窟的口子朝天开着,并不是规则的圆形,走进了看,有点猫眼仁的形状,一个扁圆,长度怕不是有二十三四米,宽度也有十七八米的样子。
    洞口四周原本长满了树木,但是此时此刻,早被几个人随手拍成了灰。
    谷雨趴在洞口往下看了看,一圈的悬崖峭壁,乌漆嘛黑,根本看不到多深。
    洞口原本阳光能照射的地方,应该是生长着一些青苔或者矮草,还能看到一些残存的枯叶,但是随着几个人对着洞口观望呼吸,那些残存的枯苔藓和矮草,也都随之化灰不见。
    神经刀用手在洞口上方探了探,感受着洞内钻出来的嗖嗖冷风,笑道:
    “真冷啊这风,下面一准有冰窟窿,咱们肯定没来错地方。”
    毛眼看了一眼谷雨,也笑道:
    “想知道是不是来对了地方,那还不简单,美人肥,你力气大肉厚,使劲拍一下洞口处的岩石,保准都是次声波。”
    说着,他对着谷雨说道:
    “闭着眼睛,听仔细了。”
    谷雨点头,美人肥卯足了劲,对着洞口使劲怼了一掌。
    原本,谷雨只能听到洞口下几十米左右的情景,但随着美人肥拍动,引起了洞壁的颤动,这幅画面开始向下快速延伸,眨眼间就延伸到了二百米以下。
    “继续拍,我听到冰窟了,但是震动消失了,又没法看到了。”
    “得!兄弟们一起吧,队长你别拍,别把自己手拍掉了。”
    腿姐舔了舔嘴唇,心里一仆算,这可能性很大,于是赶紧收手。
    这些人都是用掌根肉厚的地方怼洞口的岩石,尽可能不发出短波的脆响,让谷雨听得更清晰一些。
    随着不间断的击打,谷雨脑海里的全息画面终于闪烁着稳定下来。
    他移动着视角,寻找着。
    很快,他在冰窟窿内找到了他们寻找的杰克盛教授。
    他躺在一个冰窟窿的冰地上,一动不动。
    谷雨记下了那个位置,睁开眼睛,说道:
    “别拍了,我找到杰克盛教授的位置了,不过他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血液都不再流动。”
    这是可以预见的,听到谷雨说杰克盛教授已经死亡,没有任何人觉得意外。
    但就在这时,谷雨话语一转,满脸疑惑道:
    “不过,我看到有些东西,真的很奇怪......”
    “奇怪什么?”
    毛眼警觉的问道。
    “嗯~~~很多!”
    谷雨沉吟了一下,罗列道:
    “首先,在杰克盛教授身边,他所在的那个冰窟范围内,我没有发现任何绳索。那么,他是如何下去将近一百五十米的?
    其次,他的背包里我听到有冰块和冻裂的红酒瓶,那不是红酒里面的水结成的冰块,而是很规则的方形冰块,用那种专门用来冰镇红酒的模具冰块,我不觉得在这里,他需要这个东西。
    最后,也是最诡异的,杰克盛教授所在的冰窟是个气泡洞,没有出入口,是个死葫芦,那么,他是怎么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