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四十章 下洞
    谷雨把自己听到的诡异情况全盘托出,身边的六个人全都傻眼了。
    因为,这其中任何一个诡异,他们都找不到答案。
    不用绳索下去这个洞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壁虎。
    到一个冰窟窿里,还带着冰镇饮料红酒的冰块,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当然了,这是以一个探险家的脑子来分析,找不到答案。
    换成非探险爱好者,比如朱莉,这个问题似乎是有答案的。
    这丫头想了想,说道:
    “我觉得这没什么奇怪的。杰克盛教授很可能是在下去的时候出了事故,导致了绳索脱落,而他在一个相对安全的高度落到了冰窟上,没摔死,这可能也是他走不出来的原因。
    他带着专门冰镇酒水的冰块,又穿着夏装,是因为他没想到这样一个地形会出现冰窟,所以他带着冰块也不难解释。
    最后那个气泡冰窟,可能杰克盛教授进入的时候,那里还有出入口,但是随着冰雪融化,堵住了出入口也说不定。”
    这是朱莉的“失误”推定,也就是说,所有谜题都是因为杰克盛这位专业探险家的失误造成的。
    腿姐摇了摇头,说道:
    “杰克盛教授不会范这些低级的错误,绝对不会。在我刚刚在颈后出现青首黑蛇图腾不久,他曾经为我们讲过课,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探险家,非常专业且拥有着超高的智慧。”
    朱莉低声道:
    “可,我说的应该是唯一可能的解释。”
    毛眼摆了摆手,说道:
    “还是以后再研究真实的原因吧,咱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把杰克盛教授的尸体和随身物品带出来,然后抓紧离开这座马上要成为死地的岛屿。”
    腿姐点了点头,发令道:
    “美人肥,佘少男,打膨胀螺栓,毛眼,谷雨,你们俩随我下去。”
    毛眼点头应声。
    他有着奇特感知能力,带着他能避免很多风险,这样未知的地图,自然少不了他,毛眼早有预料。
    谷雨舔了舔嘴唇,实在没找到拒绝的理由。
    无它,除了自己,没人知道杰克盛教授的具体位置,所以他必须跟下去。
    三个人带上安全头盔,腰上别着冰镐,脚上提前带好冰爪,顺着绑解释的安全绳开始向下慢慢滑去。
    蹬山爬绳这些,谷雨以前也经常训练,虽然几年没碰过,有些手生,但是丝毫不怂。
    洞道内并非垂直,越到深处空间越大,半路有着一个肚皮弯,好在谷雨早就听出里面的轮廓,所以绑绳子的时候,他们都在肚皮这一侧,能够一直触碰到岩壁,不至于悬空无处借力。
    一百多米听着不长,但是爬下去还真是废了不少时间。
    尤其是这地洞,越到下面越冷,那肚皮弯的地方,岩石上面一层滑不溜秋的薄冰,要不是踏着冰爪拿着冰镐,他们还真爬不下去。
    二十分钟后。
    三个人已经踩在了那塞满地洞底部的冰坨上。
    此处距离洞口接近一百五十米,地洞的空间已经大的惊人,最长处谷雨都听不到边缘。
    谷雨用冰镐敲了敲岩壁,侧耳倾听,发现自己的听力远远听不到冰塞的尽头,这才放心,道:
    “没事,这冰层老厚了,咱们踩不塌。”
    毛眼和腿姐听完这话,才解开绑住身体的绳索,随着摆手的谷雨向冰面的中心走去。
    走了几步,谷雨停了下来,说道:
    “前面有个冰窟窿,深大概两米,咱们几个要相隔十秒左右依次跳进去,省的砸到别人。”
    腿姐和毛眼点头。
    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带着谷雨下来,因为只有谷雨能够顺着错综复杂的冰窟窿去到距离杰克盛教授最近的地方。
    “咔咔!”
    腿姐和谷雨打开了头顶的探照灯。
    毛眼不需要,毕竟真看不见。
    谷雨走出几步,“呲溜”滑入了一个冰窟窿消失不见。
    腿姐默数十个数,往前几步,也滑落进去。
    诚如谷雨所言,这冰坑两米左右深,底部空间不大,但却有三个大小不一的横向冰洞,拐弯抹角的伸向远处。
    毛眼落下,三个人聚在一处。
    谷雨指着最细小的冰洞说道:
    “咱们要爬这个细洞,进入十米后这个洞会开始倾斜向下,拐弯的地方很多,洞壁上也有很多凸起的冰棱,有的极为锋利,咱们必须时刻用冰爪和冰镐控制速度,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那些锋利的冰棱开膛破肚。”
    毛眼长吐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细窄的地形,光滑的冰面,再是下坡,想要躲避那些锋利的冰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腿姐看了看毛眼,她知道毛眼的体力并不好,于是沉吟道:
    “毛眼,你在这里等着吧。”
    毛眼摇了摇头,说道:
    “不到第一现场,我无法判断杰克盛教授的死亡时间,以及如何死亡,这是我的工作,义不容辞,别担心我,我在最后面,有你在前面呢,没啥好担心。”
    腿姐点了点头,对着谷雨一摆手。
    谷雨深吸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腰,一咬牙,钻进了细洞。
    这冰洞细窄非常,直径怕是不到一米,他们只能虫子一般趴在地上,爬着走,想要跪起来都很难办到。
    前面还好说,毕竟平缓,等到后来,细洞向下的坡度越来越大,谷雨在这冰冷的洞里,都累得后背见汗。
    他必须无时无刻的用脚掌扣住冰壁,用冰镐好像刹车一样别在身前,小心的躲避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尖利冰棱。
    “小心了,前面有好几根尖利的冰棱,好像怪兽的大嘴,你们跟紧我,安全的通道不超过六十公分宽度。”
    后面的腿姐明显长吐了一口气,六十公分她正趴着是肯定过不去的,但是侧身却是足够的。
    谷雨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冰镐几乎是十厘米十厘米的与脚上冰爪轮番刹车减速。
    额头的汗珠子顺着眼角滑落,沙得眼睛生疼。
    他的手腕已经酸了,但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只要一个刹不住,他就会被前面不远处的一堆冰牙划个稀烂。
    “嘎嘣!”
    一声脆响。
    谷雨手上的冰镐卡进冰层后,却意外的掀起了一小块冰,那正是阻止谷雨下滑的阻力。
    “嗖!”
    随着冰镐一空,谷雨身体猛的往前一纵,他急忙一开双腿,用双脚掌的冰爪使劲抓刮两侧冰壁。
    “吱嘎嘎”一连串刺耳的摩擦声,却没能拦住谷雨下滑的惯力。
    谷雨借着身后腿姐的探照灯,已经能够看到那一堆缭乱的冰牙,带着弯钩,距离他的脸越来越近,其中一根,将在下一刻直接贯穿他的左眼,扎进他的脑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