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四十四章 三种可能
    幸好,这里位置相对靠近赤道,看南极星位置确定,应该在南纬二十度左右。
    所以海水温暖惬意。
    几个人在海水里泡了两天的时间,靠着防水背包内衬蒸发海水续命。
    第三天,直升机出现在几个人的头顶,将七个人带回文明世界。
    马达加斯加,东部雨林之中,一个隐与丛林之中的别院内。
    谷雨和朱莉被安排在别院前面的一座精美的小房舍内,有医生给他们检查了身体,处理了一下身上大小的伤口,尤其是脚上。
    第二天,谷雨被神经刀请到了后院的一间堂屋内,屋子里有三个人,腿姐,毛眼和一个黑肤色,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
    神经刀带着谷雨走进来,那中年男人示意谷雨落座。
    谷雨不明所以,但见几个人脸色凝重,猜测应该不是啥好事。
    中年男人看到谷雨坐下,咧嘴笑道:
    “你好,我叫血印,是这片雨林部落的酋长,我和你的朋友毛眼他们是一样的人。”
    说着,转头给谷雨看了一下他的后颈,果然也有一条青首黑蛇,只不过他后颈的蛇图腾,是一个躺着的汉字“又”的形状。
    展示了后颈后,血印拍了拍手掌,在客厅中央亮起一面光幕,而光幕上出现了一个人的照片,非常清晰,甚至能够看到皮肤上的毛孔。
    “杰克盛教授?”
    谷雨看过杰克盛教授给自己女儿发的视讯,那视频让他记忆深刻。
    血印点了点头,继续道:
    “你能确定在游弋岛的冰窟内,看到的尸体是杰克盛教授吗?”
    很显然,血印也知道谷雨有次声波成像的能力,而当时那具尸体是趴着,几乎镶嵌在冰地上,如果说有人能够知道尸体的长相,那么非谷雨莫数。
    谷雨看着照片,摇了摇头,说道:
    “我当时认为那是杰克盛教授,只因为尸体的衣服还有那个手机,至于尸体的五官长相,我当时没太注意,不过依稀记得一些,要比这照片胖很多。”
    神经刀在一旁接话道:
    “这倒是正常的,水在0-4摄氏度之间,冷胀热缩,尸体在死亡过程之中,体内水分逐渐降温,在零摄氏度时达到最大体积,然后结冰,形成了肿胀固定。”
    血印点了点头,沉声道:
    “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无法确定尸体到底是不是杰克盛教授。”
    神经刀点头道:
    “嗯,或许只能期盼我们带回来的背包内,能够提取出来指纹,进行判断。”
    谷雨很纳闷,觉得这些人就是闲的,那尸体不是杰克盛教授还能是谁呢?
    于是耸了耸肩,说道:
    “其实,仅凭衣服,就可以断定那尸体就是杰克盛教授,谁会穿着夏装去冰窟?这个巧合很难遇见的,真心话,那要不是杰克盛教授的尸体,我就把这实木桌子吃了。”
    腿姐看了一眼谷雨,也是满脸难解,道: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那具尸体是杰克盛教授,那么这世界上可能就有两个杰克盛教授了。”
    谷雨一愣:
    “什么意思?”
    血印调整了一下屏幕,上面出现了一段视频,很明显是个医院内部。
    谷雨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认出那一群穿着病号装的人之中有一个人正是杰克盛教授。
    血印指着屏幕道:
    “这是几天前,也就是你们正在冰窟内找到疑似杰克盛教授尸体的那一天,杰克盛教授的女儿就给我们的搜救队总部打来电话,说她的父亲杰克盛教授已经回到了家。”
    谷雨愣住,看了看身边的实木桌子,应该是红木,硬度非凡。
    杰克盛教授回家了,那么那具尸体就肯定不是杰克盛教授,这更不需要疑惑才对,但是很显然,这群家伙依旧在怀疑。
    与其说怀疑尸体是不是杰克盛教授,不如说他们更加怀疑,回来的是不是杰克盛教授。
    桌子是不能吃的,硬不硬的倒是小事,主要是赔不起。
    所以谷雨随后被神经刀带着离开,回到前面自己的卧室。
    待到谷雨离开堂屋,血印才又开口道:
    “这件事非比寻常,我们都知道,得了咱们这种病的人,不是失踪死亡,就是成为疯子,但杰克盛教授这次的情况,太过异常。
    那具尸体是不是杰克盛教授,这件事都有太多的无法理解之处。”
    毛眼道:
    “是啊,如果那不是杰克盛的教授,那么他是如何李代桃僵出现在那里?反正我是不会相信,有个和杰克盛教授张翔一样,穿一样衣服出现在冰窟,一样的用手机卡在冰上拍摄视频,这绝无可能。
    但如果那是杰克盛教授的尸体,那么事情就更诡异了,现在这个活着的又是谁?”
    血印道: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回来的人不是杰克盛教授,只是长得一模一样。”
    这件事,无非就是这三种情况。
    尸体是杰克盛教授,回来的不是。尸体是杰克盛教授,回来的也是。尸体不是杰克盛教授,回来的才是。
    然而,无论哪一种,都无法自圆其说。
    腿姐沉吟道:
    “这件事麻烦就麻烦在,回来的杰克盛教授精神失常,任何有意义的信息都问不出来。”
    这个时候,送谷雨离开的神经刀刚好回来,听到他们的交谈,沉思片刻,说道: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一个古老的传说。”
    另外三人齐声问道:
    “什么传说?”
    神经刀饮了一口茶,说道:
    “几千年来,从秦始,我们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是“不死药”三字。我们寻仙山阴墟,探王母所在,全都为此。
    不过,却很少有人知道,不死药其实分为两大类。这也是我这段时间以来浏览古文献的得出来的结论。”
    “两类?”
    毛眼和血印齐声疑惑。
    神经刀点了点头,继续道:
    “传说里,不死药有很多种,皆在上古天塌之前,所以很确定,不死药就在阴墟之中。然而,从传说整理来看,不死药却分为两类。
    第一类,在天帝手中,这种不死药能够起死回生。
    第二类,则在西王母,也就是圣经之中的示巴女王手中,那是可以长生不老的不死药。
    二者合一,才能确保永生,不怕意外。
    我今天提到的古文献记载,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也是黄帝不死药第一次出现的记录。”
    毛眼微微颔首,道:
    “你说的是《山海经-海内西经》关于猰貐的记载?”
    神经刀点头,道:
    “正是!而且我相信,那一次六巫与巫山复活猰貐,正是黄帝起死回生药的发明时间。与其说是复活猰貐,不如说那是一次不死药的研制试验。
    你们还记得猰貐的结局吧?”
    毛眼道:
    “虽然被复活成功,但是猰貐却神经错乱,变成癫狂之兽心。嘶~~~你的意思是......天!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