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四十五章 各回各家
    神经刀半笑不笑道:
    “为什么不可能?还记得杰克盛教授在最后的视频里怎么说的吗?他说他找到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答案。
    他和我们是一类人,而在我们这群人眼里,人生之中最重要的答案是什么?除了不死药还能是什么?”
    沉默。
    听到神经刀的话后,堂屋内陷入了寂静。
    还是腿姐先打破了这种冷沉的氛围,开口道:
    “神经刀所言极有可能,我与杰克盛教授虽然称不上熟悉,但毕竟听过他的课程,我所了解的杰克盛教授是个虔诚的教徒。
    他虽然和我们一样寻找不死药,但他却认为,那是天帝的宝物,存在于伊甸园之中,而不是黄帝的手中。
    换句话说,他坚信人类是因为吃了伊甸园之中的苹果,违背了天帝的旨意,所以才被降下惩罚,有了生老病死,而在那之前,人寿无疆。
    但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视频内杰克盛教授的另一句话,他对女儿祝福的那一句?”
    说着,腿姐拿起手机,播放了那一段视频。
    视频之中,杰克盛教授的胡子上挂着白霜,颤着声音说着:
    “我的女儿,我爱你,幸福的生活下去,我会在天堂......”
    到这个位置的时候,腿姐按了暂停键,说道:
    “就是这句,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寻常之处?”
    毛眼摸了摸八字胡,说道:
    “杰克盛教授否定了天堂。”
    腿姐点头道:
    “没错,他否定了天堂。然而否定天堂就等于否定天帝,而他是个虔诚的教徒。什么能让他做出这样的反应?”
    血印摸着脖子上的十字,低声道:
    “除非是杰克盛教授发现了真相,伊甸园的,亦或是不死药的,而这本是一体的东西。”
    神经刀咧嘴,估计是想笑,但是他的面神经不受使唤,依旧是半笑不笑,道:
    “除非他发现我们是对的,不死药在黄帝手中,我们的历史才是正确的。”
    毛眼对着神经刀摆了摆手,示意他照顾血印的心情。
    然后说道:
    “除了这一点,你们看杰克盛教授的表情,他很悲伤,无以复加的那种。他如果找到了不死药怎么还会如此悲伤?我觉得极有可能,他找到了不死药,但是却确定,那是最早期的,试验品的不死药。
    虽然能让人复活,但却会成为疯子,失去理智和记忆。”
    毛眼的话,等于是辅助了神经刀的话,二者合一,其实标明的就是,杰克盛教授找到了黄帝研制的早期不死药,残次品。
    也等于证实了神经刀的猜想。
    说到这的时候,门外走来一人。
    “血印长老,已经在背包内提取到了指纹,的确是杰克盛教授的指纹。”
    血印眼睛微微眯起,挥了挥手,来人退下。
    “朋友们,背包的确是杰克盛教授的,也就是说,那冰室就是杰克盛教授拍摄视频之处,而那具尸体,我不敢断言。
    不过,经过你们刚才的分析,我现在更倾向于朝着华夏历史传说的线路,去重新计划以后寻找不死药的方向。”
    神经刀摇头道:
    “那样做完全没有必要。山海与圣经本就有很多互通和互相印证之处,西王母即为示巴女王,这已经是得到印证的事情,周穆王与所罗门也有着剪不断的关联。
    也正是基于此,我才敢猜测,一直以来极力寻找伊甸园的杰克盛教授,找到的可能是黄帝的起死回生药。
    大家殊途同归,两种方式共同前进,才是正路。”
    腿姐摆了摆手,道:
    “杰克盛教授仅仅是否定了一些自己信仰的东西,不能就此确定他找到了黄帝的起死回生药,或许那尸体不是杰克盛教授也说不定。
    要证实这一切,咱们还是要去英国看看杰克盛教授才是正解。”
    众人点头赞同。
    神经刀指指门外,道:
    “那个谷雨怎么办?那家伙的次声波听力,太珍贵也太实用了。”
    血印也是一眼的向往,很显然,他们都希望能把谷雨留在自己的团队之中。
    然而腿姐却摇了摇头,说道:
    “徐祖有严训,颈无巴蛇非同道。这一点,血印这面的同道也有同样的祖训,所以谷雨的能力再实用,也不能留下来。咱们都是灾星,别害人了。”
    众人听到“灾星”二字,都是脸色愁云。
    但他们很清楚,腿姐说的是实话,跟着他们,只有三个结局,死亡,失踪和疯癫。
    神经刀点了点头,道:
    “那成,我一会拿点钱给他们俩,让他们哪来的回哪去,记得报销哈。”
    血印笑道:
    “到了我这里,怎么能让你们出钱。”
    说着,唤人送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钱币。
    神经刀也没客气,端着送到前面房舍。
    “钱?给我们钱干嘛?我不缺钱,我的卡还在呢。”
    朱莉晃了晃手里的银行卡。
    这女人绝对不缺钱。
    眼看着实诚的神经刀要中饱私囊,谷雨赶紧小学生举手,大声道:
    “别,她不要我要啊,哥们所有行李全都扔海里了,身无分文,我需要,太需要了。”
    朱莉一拍谷雨肩膀,底气十足道:
    “不用,你回家的费用,我全包了。”
    谷雨没应声,把一盘子钱收进自己的背包,不管神经刀翻着白眼。
    “谷雨,朱莉,我们要去欧洲,不瞒你说,我们这些人都是灾星,你们不能和我们一起走。咱们今天就算作别,以后应该也没交集,两两相忘。
    腿姐他们就不来送你们了,也没必要。
    但你们俩需要记得,这几个月要时刻观察自己的后颈,一旦出现蛇纹,要立即联系我们,这是我的名片,到时候打这个电话就好。”
    神经刀藏了小心思,给了谷雨他自己的名片,而不是总部的电话。
    他的目的很简单,万一谷雨真的长了蛇纹,那么次声波的能力,必须留在自己的队伍里。
    简单而冷淡的告别,除了那些钱很温暖。
    血印派了一个司机,开着越野车送俩人到最近的机场,乘坐血印的私人飞机直达埃及。
    到了埃及后,朱莉的家人早就在那里等待,安排好酒店和行程。
    谷雨在朱莉买单的酒店住了一晚,俩人不得不依依惜别。
    因为朱莉要去欧洲,而谷雨要回亚洲。
    至于这依依惜别,在谷雨看来,貌似只属于朱莉。
    这女人似乎对谷雨真心不舍,想来是因为荒岛上彼此的照护,尤其是谷雨几次舍命相救,都让这女人内心感激。
    反观谷雨倒没有什么不舍。
    不是他不喜欢朱莉,这样漂亮身材好,娶了一辈子不用奋斗的女人,哪个男人能不喜欢。
    问题就在于,朱莉太过完美,谷雨很清楚自己和人家就活不到一块去,所以在最开始,他就没存其它的心思。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他很淡然。
    尤其是血印送来的几摞美刀,去掉路费的剩余,也够他在三线城市买套房好好生活,更是让他对回家有着超越对女人的向往。
    女人?怎么能和房子相比,谷雨很确信这一点。
    于是,谷雨告别了抹眼泪的朱莉,答应着朱莉回家安顿好后就去欧洲看她,然后微笑着蹬上火车。
    是的,火车。
    不但省钱,还很安全!
    这个时候的谷雨,脑子里都是以后的幸福生活,喜悦让他忘记了蛇纹可能存在的烦恼。
    谷雨在很久以后,曾对人说过:
    “那半程的火车,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充满了希望,但是后来......”1603427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