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一章 厥阴
    言及涉险寻宝移山倒海,世人多会想起那若隐若现与世的摸金,发丘,搬山,卸岭,却不知这世上有着另外一群更为古老隐秘的人,名为厥阴。
    厥者,其形如铲,有掘抛之意。
    顾名思义,厥阴便是指代阴气发展的最后阶段,开始重新向阳的方面转化的过程,隐喻起死回生。
    凡夫俗子,血肉之躯,天克地冲之日,难免身死,熵停万静,身入太阴。
    而若此时,但舒一口阳气,使太阴萌动,逝者便会起死回生。
    猫者从风为木,生发之力畅旺,故,古时守灵,最忌野猫邻尸,怕就怕那猫的生发之力,给已入太阴之尸以一口阳气,引起诈尸。
    此时这猫,便可称为厥阴。
    而厥阴者,做的与那猫事并无二致。
    他们梭巡上古阴墟,遍寻险地,寻找传说之中的不死药,行的便是厥阴之事。
    竹书有载,此门始自秦,拜徐福为祖,为那出海寻仙丹的五百童男童女所创,故又称厥阴童子。
    具传说,此五百童男女,后颈皆有异像,天生青首黑蛇纹。
    但凡颈有此纹者,皆有异术,凌与常人,然事有盈亏,有舍有得,拥有此纹者,皆寿短,运命坎坷,难有善终,实为诅咒。
    欲解自难,天生异纹的厥阴者,必须找到传说之中的不死药,即为始皇使命,亦为自救。
    谁曾想,这一寻,便是两千两百三十年......
    ************
    谷雨坐在火车的车窗旁,望着窗外毫无起伏的一马平川。
    这样的景色他已经看了半个月,但依旧兴趣盎然。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啥都顺眼。
    谷雨不时的摸摸跨在衬衫内的腰包,这里面装着他的喜悦。
    “嗯,再有半个月,差不多就能跨过边界,回到家了。”
    他心里想着,脑海里在一次勾勒出自己未来的家的模样。
    那要是一个顶楼,一定要有阁楼,然后有一个女人......嗯,女人不要了,太累!
    这截车厢内,有着不少的华夏人,谷雨的邻居刘先生此时正与其他老乡在另一侧下铺聊得正欢。中年末梢的男女,就和二十出头的男女一样,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谷雨瞟了一眼,这帮人闲的在那摇卦。
    所谓摇卦,就是六爻,街边算命的一般都会这一手。
    刘先生扶了扶眼镜,看着张女士摇出来的卦象,抿着嘴研究了一会,说道:
    “水雷屯卦,无动爻,是个静卦,这个容易看,没变数。”
    张女士看着刘先生,忙问道:
    “那这个卦怎么样?是吉是凶?”
    刘先生沉吟片刻,道:
    “世爻临青龙,自然是大吉。不过这应爻为官鬼腾蛇,你这段时间肯定是遇到些危险之事,但你福神临身,每次也都化险为夷,甚至堪称死里逃生啊。”
    张女士眼睛一亮,惊讶道:
    “真是准了,我前段时间遇到地震,房子都塌了,但我好好的一点没受伤。您再给我看看,我以后咋样?就是...姻缘。”
    刘先生看了看手里的卦象,几次开口,但似乎都把话咽回去,看得张女士着急,就催促道:
    “刘先生,你就照直了说,没啥的。”
    刘先生点头笑道:
    “这东西啊,就是打哈取乐,当不得真,我就照着卦象说说哈。你这卦象明着看那是大吉,遇难成祥。但是美中不足,月令与日干相冲。
    此时为秋,为酉金月,酉金是什么?是手术刀啊。所以,你若是问姻缘,从这卦象上看,有点难,怕是好事多磨。分手也多是因为手术刀,其中奥妙我也不得而知。”
    得,这话一出口,张女士抹上眼泪了。
    “你这卦看的太准了,我做过几次手术,导致不能生育,相处了几个男友,也都因为这个分手了,可不就是手术刀原因!
    算啦,我也不想那么多了,赚的钱也够自己下半辈子花,以后就去养老院也挺好。”
    刘先生急忙安慰,道:
    “你别悲观,摇卦这东西,都是看的眼前短期,一年半载的,而且也不定准,咱们这就是摇着玩,省的路上无聊不是。
    还有,就你这卦,我和你说哈,你啥都不用怕,真真儿的遇难成祥,而且你这财运也好,你别说住敬老院,就是开敬老院,你都没问题。”
    几句话把张女士说的喜笑颜开。
    谷雨听不见任何声音,完全靠着次声波的能力判断嘴型,猜测他们聊得什么。
    好在这段时间,尤其是和腿姐朱莉他们在阴墟内,早就把这认口型的能耐练得炉火纯青。
    从次声波传来的立体全息图,谷雨判断俩人聊天的微表情,确定俩人不是托儿的关系,于是心里也有些惊讶这刘先生卦象之准。
    当下想了想,也凑过去,道:
    “刘哥,你还有这本事呢?”
    俩人都是下铺,一上车就打过招呼,聊过几次天,刘先生年纪大,谷雨就叫他刘哥。
    刘先生看着谷雨笑道:
    “这不是闲着没事吗,扯扯淡。”
    谷雨咧嘴笑道:
    “那您也别差我一个,给我也唠叨几句?”
    刘先生连连摆手道:
    “年轻人可别信这玩意儿,咱们老祖宗的祖训就一个,人定胜天,这个我们这个年纪信信找点心理安慰还行,你们可不能。”
    谷雨一撇嘴,道:
    “刘哥,你这是区别对待啊,张姐长得漂亮,你就给算了一卦,我长得磕碜你就不给我看啊?”
    刘先生指着谷雨晃了两下食指,笑道:
    “嘿,你这小子,嘚,那就给你唠叨几句,不过咱们可说好了,这就是玩,当不得真啊。”
    谷雨接过刘先生递过来的三枚铜钱,都是开元通宝。只看这铜钱,谷雨就知道,这刘先生怕真是玩易经的行家。
    因为普通的算命先生,都讲究用五帝钱之中三枚,也就是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这三联。实不知这五个叫小五帝钱。
    而高手,或者是家传这个本事的,那是用开元,这是大五帝钱,大唐的第一种货币,自带气运,意义非凡。
    谷雨掂了掂铜钱,双手握空,焐热了先,然后回道:
    “知道啦,心脏没那么脆弱。”
    嘴上说的轻松,但是谷雨心里却是虔诚宁静,找准了方向,面南摇动铜钱,心动则抛。
    一连六次,卦象已成......1603427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