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三章 问吉凶
    腾蛇也好,巴蛇也罢,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脖颈后面出现这玩意,那就很可怕。
    谷雨看这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面是他刚刚拍到的自己的后脖颈。
    两眼发直,嘴唇有些哆嗦。
    脑海之中响动着神经刀说过的话:
    “脖子后面这个蛇图腾,并不是纹身,而是一种病毒,深入阴墟的人,才有一定几率会感染......”
    “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要么死亡,要么失踪,要么便是疯了,没有例外。”
    “必须定期服用一种药物,才能尽可能的延缓最终一刻的到来,然而也仅仅是延缓。”
    谷雨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图腾,心中极为不甘。
    “有药物维持,还能活七年,没有的话...半年!”
    “呼~~~”
    深呼吸也无法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谷雨尤其不甘。
    都是一样的病,别人脖子后面的蛇图腾都是七拐八拐,龙飞凤舞的,轮到自己这,这图腾有点躺尸,一条直线,几乎没有波澜的画了一个“一”。
    “这~~~这太欺负人了!”
    刘先生看到谷雨的模样,关切的问道:
    “谷兄弟,你怎么了?”
    谷雨闻声抬起头来,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鼻子,鼻子有点酸,然后问刘先生道:
    “那个,我能摇摇卦,看七年以后的事吗?”
    刘先生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可看不准,我还没那个本事。不过一般看这么长时间的运道,那需要看八字,排大运和流年才成。”
    谷雨往前挪了挪屁股,距离刘先生更近一点,迫切道:
    “刘哥,给我批个八字行不?”
    刘先生有点为难的看着谷雨,沉吟半晌道:
    “那个,我得事先声明,我真不缺钱,我做外贸生意的,这几年很赚钱,两辈子也花不完,这是个前提。
    然后呢,我给你们六爻,可以自欺为“玩儿”,毕竟是变数。但是这八字,我自欺不了。人的天干地支,可不是随便看的。
    你要看,刘哥会,但你必须给钱,多少别问我,你随意,但必须给,我真不是要你钱哈,我不缺,但不敢坏了这个规矩。”
    谷雨没有丝毫犹豫,把手伸到衬衫内,拉开腰包,取出一沓子美元,直接双手捧着放在刘先生面前。
    这一沓子,一万美刀。
    谷雨一共也就五沓子,他这半个月来的幸福来源。
    够他在三线城市,给自己买一套不用欠银行钱的小房子。
    但现在,房子没那么重要了,人都病了,需要掐着指头算日子了,钱,房子都是个屁。
    所以谷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拿出一沓子来。
    不是他豪爽,而是这脖子上现了蛇纹,钱一下子就变得不重要了。
    这世界上,能看明白的人生的,真的恐怕只有重病之人。要不怎么说,大病是成仙之机。
    刘先生看到这一沓子美刀,不由得脸上现了惊容。
    这点钱对他来说,真的不多,但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观察力很鬼,早就发现谷雨衬衫内裹着包,而且不时的摸一摸,就猜到里面有点钱,而这是个穷孩子。
    而一个穷人,为了看一下虚幻的未来,毫不犹豫的拿出这么多钱,意味着什么?要么是愚昧,要么是真遇到难以想象的难事了。
    于是,他看着谷雨,低声问道:
    “兄弟,你和哥说实话,你这是遇到多大的难事?为啥要看七年以后?”
    谷雨看着刘先生,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刘哥,我就想看看我七年以后,是不是还活着。”
    刘先生把钱收好,这个钱他可不敢说给多了,那是不敬。
    然后道:
    “给我你的生辰。”
    谷雨年月日时一一道来。
    刘先生也不用看万年历,直接掐了掐手指,用得是刘伯温创的乾坤一掌中。
    片刻后,谷雨的八字已经列在纸上,直接断节气,辩阴阳,顺逆排列大运,一气呵成。
    看着谷雨的八字,刘先生嘶呵了一下,然后看向谷雨,问道:
    “若我没猜错,谷老弟你可是有些异于常人的本事啊。”
    谷雨想到自己的次声波听力,那绝对可以称之为异于常人的本事,心中更加相信这刘先生是个高人。
    “刘哥如何看出来?”
    他没说自己有什么本事,这个很私密的东西,但却没有否认,于是用了问句来肯定刘先生的结论。
    刘先生指着谷雨的八字道:
    “壬月,癸日,辛时,此乃为天地人三奇贵人之中的人中三奇,有这种八字排序组合的人,不同凡俗,仿佛是从其他世界而来,其人精神异常,那个不是有病那个精神异常,而是指不可猜度,你别误会。
    三奇贵人入命,如无冲克,那必是人间奇人,或为宗师,或为社稷之栋梁。但一旦冲克,便极易流于僧道之流,更有精神异常之忧,这个是有病那个精神异常。
    你这个~~~冲了!”
    谷雨压抑的心脏松了松,心叹道:
    “还好还好,不是挂了,只是精神有问题,可以接受。”
    于是开始心疼起钱来。
    “那个,刘哥,你看看我啥时候开始精神异常的?”
    刘先生掐了掐大运,说道:
    “你起运早,一岁起运,我算算...嗯,你现在所处大运乃是胎运,这有些麻烦。
    所谓老怕帝旺少怕衰,中年最怕死绝胎,八字里以六十甲子为年,20之前为少,20到40为中,40后为老。你这个年纪遇到衰,这是最麻烦的,霉气缠身,麻烦不断。
    我再看看流年...今日推去,第七年,也就是你这个衰大运的最后一年,那一年的流年干支与你日元天克地冲,异常凶险。
    若是出问题,最大可能就是那一年。过了那一年,你便进入修养之运,一路通达,再无忧愁。”
    谷雨肩膀一松,整个人气都垮了,钱又变得不重要了。
    他是真的信这个刘先生的能耐,所以怕了,或者说垮了。
    “天克地冲!那不是天地不容?怕是精神异常都是好的结果了,能不能活过去,都很难说了。”
    可以说,刘先生看出来的所有,与谷雨所遇之事,完全吻合。
    颈后蟒纹,本是疾病,年限又是七年,而他的这个大运又正好剩下七年。
    第七个年头更有天克地冲这面大墙等着他,其难可想而知。
    刘先生看他气垮,忙安慰道:
    “老弟,天克地冲听着吓人,其实六十甲子,人人六十岁之前都能遇到,还不都是过去了?命这东西,从来都是两面性的。道者阴阳,必有两面。福兮祸所依,大难必有大富大贵与之偕同,全看选择。
    和你说一个我父亲身上发生的真事。
    我这一身的易经学术,全得自与我的父亲。他年轻的时候给一个人批过八字,呵,那八字糟糕的没法形容。
    我父亲随后给他的结论就是,七十岁方能转入好运,但可惜只能活到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