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五章 简单任务
    腿姐阚快直爽之人,上来没有半个字废话,直接下任务:
    “你下一站转车去印德里,联系一个叫舒克菈的女孩,她会带你去杰克盛教授不久之前去过的地方。你要做的,就是寻找杰克盛教授在那里都做了什么,尽可能的收集线索。”
    感觉到腿姐似乎不太好说话,谷雨急忙打字问神经刀:
    “腿姐让我去印德里,我该怎么做啊?懵的状态!”
    神经刀回了一个笑脸,道:
    “别担心,就是去查看一下,我们必须搞清楚,为什么杰克盛教授否定了天堂,要知道杰克盛教授一直深信不死药就在传说的伊甸园内,天堂下方的毗邻,如今他否定天堂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到过伊甸园了。
    所以,他之前去过那里,极为重要,他在遇难冰窟不久前,曾去过几个地方,其中一个就是印德里。
    舒克菈是当时杰克盛教授的向导,她还活着,就证明那里没什么危险,所以才让你这个新人去,所以别害怕,就是让你开始习惯厥阴童子的生活。
    记得,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死药,这已经不是始皇使命,而是结束我们这种人悲剧的唯一办法,加油!”
    谷雨问道:
    “到过伊甸园又如何呢?杰克盛教授终究还是疯了啊。”
    神经刀回道:
    “我们大多数人相信,那个身体支离破碎跌入深渊的尸体是杰克盛教授,那个医院里的也是杰克盛教授,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谷雨惊骇:
    “起死回生药!”
    神经刀:
    “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要查!”
    谷雨打字问道:
    “那你们会来吗?”
    神经刀回道:
    “没什么危险的任务,你一个人就够了,腿姐估计要带队去另外一个杰克盛教授去过的地方,那里才危险,十有八九是阴墟,我们可能也要跟着去。”
    谷雨:
    “这线索咋找?我没干过这个,不知道从哪下手啊!”
    神经刀一本正经,道:
    “嘿,谷雨,事情总要有个开始,不要患得患失,你只需要把自己代入福尔摩斯或者柯南,那么就足够了,加油!我去忙了!”
    谷雨关上手机,望着窗外,嘴里喃喃道:
    “福尔摩斯?柯南?诶嘿!~~~有点感觉了!”
    然后踌躇满志的打开聊天框,输入:
    “那什么,队长,所有费用报销吗?”
    腿姐一如既往简单干练,答:
    “报”
    标点符号都没一个。
    谷雨背手在吸烟区踱步两圈,望向窗外,目光深渊,喃喃自语道:
    “嗯,根据我的推算,神经刀和腿姐现在都不想和我说话~~~然而?为啥?”
    火车即将靠站,谷雨本就没什么行礼,值钱的东西就是钱,都贴身放着呢,没啥好准备的。
    于是回到卧铺,与刘先生告辞:
    “刘哥,我可能临时有事,下一站就下车了,这次遇到你,受益匪浅,有缘再见了。”
    他也没有名片,就把自己的电话号和WX等联系方式写在纸上,递给了刘先生。
    谷雨是真心觉得刘先生看卦够准,可以说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帮助。
    刘先生也觉得和谷雨投缘,当下把自己的名片递给谷雨,上面联系方式俱全,同时说道:
    “前日里你摇的咸卦变卦,便应在今天,有他事并不奇怪。此变卦为水火既济,世爻应爻皆为坎水,想必不会一帆风顺。
    然而毕竟是水火既济,阴阳调和,想来应该有惊无险。你只需记得,小心水,预防水,灾与福全在水上,其中奥妙我无法得知,但你若遇到险阻,切记这一番话。”
    未来详情,谁人也不能目光惯透时光,但刘先生的这一番提醒,谷雨还是牢记在心。
    火车到站,刘先生送谷雨下车,俩人拜别。
    谷雨出了火车站,刚走每几步,就有人贴了上来。
    来到谷雨身前,双手奉上一个双肩背包,同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谷雨带到了一辆越野车旁边,随后转身离开,前后没说一句话。
    谷雨知道,这是厥阴内部给他送来的物资,因为背包上有蛇图腾。
    打开背包,里面有一些印德里的钱币,一套西装,一双皮鞋,一把钥匙,还有一个模样土的掉渣的手机。
    上面还有一张纸条:
    “这是厥阴内部手机,连接卫星信号,除非身入阴墟,否则在全球各地都能通讯。”
    谷雨知道,这手机的实际意义不在于通话,而在于外部人员确定,谷雨是不是进入了阴墟。
    一旦电话信号不通,那么就证明拥有者进入了阴墟,这个时候,自然会有其他队员前来营救。
    然后谷雨把目光锁定这两高大强壮的越野车,虽然外面喷涂了花里胡哨的颜色,但是谷雨猜测,这应该是一辆军用越野车,甚至玻璃都可能是防弹的那种。
    谷雨拿出包里的那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严丝合缝,一扭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上。
    左侧档位器旁,放着一张地图,上面标注着他所在的位置和目的地位置。
    “嗯,厥阴这帮家伙倒是准备充分,这里距离目的地不到三百公里,开车无疑是最方便的。”
    谷雨拍了拍方向盘,坚实有质感,这正是自己最喜欢的莽派越野。
    欣赏片刻,他拿起手机,犹豫片刻,给神经刀发了WX消息:
    “车,真不错,我喜欢,问题只有一个,我不会开车!嗯~~~”
    小有点尴尬~
    神经刀那面足足过了五秒钟才回话:
    “你去副驾驶位置,等待五分钟,然后~~~以后有事别联系,没事再聊,我很忙!”
    谷雨看到这话,忙挪腾到副驾驶,坐在上面等待,心里有些忐忑,然后给神经刀发了一个笑脸。
    发现自己没有被拉黑,满意的点了点头。
    三分钟后,之前给自己送包的那个年轻人,闷着头打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照着档位器和自己脚下位置指了指,然后发动汽车,疾驰而去。
    这是叫谷雨仔细学习开车。
    谷雨瞄了一眼这年轻人的后颈,看不清楚,皮肤太黑了。
    当下悄悄把包里的离珠拿出来,握在手心,在看过去,这才分辨出那后颈深色皮肤上,若隐若现的蛇纹。
    果然也是厥阴。
    闭目倾听一番,发现这个年轻人没有舌头,而且那舌头应该是被切下去的,并不是天生如此。
    这样的两个人自然无法交流。
    谷雨是耳聋,对方是哑巴。
    对方显然也没有和谷雨聊天交流的性质,而是专注的开车,严肃且认真。
    谷雨也没闲着,靠着次声波的能力,也不需要看,就能把握这个人开车的一举一动,牢牢记在脑海里。
    车子驶出市区,来到宽阔的大路上。
    那哑巴一脚刹车停下来,开门下车,扬长而去。
    谷雨无奈,挪腾到驾驶位,按照记忆,发动汽车,挂挡一脚油门,越野车发出怒吼,震颤着走起S路线,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