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七章 误会
    也好在舒克菈穿着这里的传统服饰沙瓦克米兹,这种长裙相对宽松,还标配着一条同色围巾,可以遮住头顶,掩盖谷雨的短发。
    除了胡茬有点不走心以外,在晚上还真分辨不出他是男扮女装。
    舒克菈为了逃婚也是铁了心,帮着谷雨一顿化妆,还用眉刀把谷雨的胡须修整干净,这样拍上粉就是离近了也难分辨。
    俩人挨挨蹭蹭,谷雨次声波听着那里压扁这里弹起,把舒克菈的底摸了个透彻。
    很快,一个堪称绝世美颜的帅小伙,身边挽着一个身材高大,容貌丑陋的女人,走向了贫民窟一侧的公交站台。
    这是最后一班通往郊区的班车。
    在市内工作的人,忙碌了一天,大部分都会赶在这一时间回到自己贫民窟的家。
    故此车内非常拥挤。
    谷雨和舒克菈刚上车的时候还好些,只是没有座位而已,但是随着不断有人上车,俩人被人群紧紧的挤在一处,仅仅剩下落脚的那么点地方。
    这还不是最牛的,很快谷雨发现,外面有人在往车顶上爬,而司机抽着烟,对这一切司空见惯,毫不在意。
    最后,这两公交车就好像杂技团表演一样,处处挂满了人,司机看了一眼时间,叼着烟,打火启动,这老大的公交车才晃晃悠悠,老牛耕地似的朝前勉力而行。
    真.超载。
    “吱嘎吱嘎”的声响不断传来,每一次摇晃,公交车都会发出好像要散架子的动静,听得谷雨心惊胆战。
    深秋的印德里依旧炎热,尤其是这公交车竟然没有空调,所以拥挤的车内很快便充斥了让人无法呼吸的汗臭味。
    谷雨都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都是被挤压的变形的身体,以及某个猥琐的家伙在人群的女人旁边揩油。
    最不妙的是,这个猥琐的家伙似乎正在朝着自己的身边靠过来。
    好吧,谷雨没回头的时候,看身材还是可以的。
    毕竟喜好运动,腰细不说,臀肌也是杠杠的。
    那猥琐男身材瘦小,在拥挤的人群里反倒有了优势,竟然能够用五分钟的时间,挤过了半米距离,来到了谷雨的身后。
    可怜的谷雨,双手把着车窗,身体把舒克菈护在靠边的角落里,但是拥挤的人群已经让他无法把手重新放回自己的肩部以下。
    身边全是脑袋瓜子。
    “嘶~~~”
    谷雨屁股一痒,一股寒意由尾椎开始,瞬间蔓延了整个脊椎,鸡皮疙瘩在这闷热的环境里起了一身。
    反抗是必须的,于是谷雨扭啊扭。
    然而这却加重了对方的侵略性。
    看到谷雨双手无法挪下来,又被人群彻底挤压在其中,谷雨身后这黑瘦猥琐的家伙愈加得寸进尺。
    谷雨努力堪称激烈的扭了一会,他身前是背对着自己,把头顶在车窗上的舒克菈,这女人有点晕车,有生以来头一次坐公交车。
    谷雨这一扭来扭去,在拥挤的环境下,难以避免的与舒克菈碰撞,这女人觉察,立马转过头来,吹胡子瞪眼,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无耻!卑鄙!下流!猥琐!”
    谷雨登时恼怒。
    自己费劲巴力的给舒克菈撑出了一块小空间,让她不被挤压,这女人不感激,还敢回头骂人?
    于是谷雨一松劲,本是准备往旁边挪一下,顺便躲开身后那猥琐男,但是没想到人群是如此的有弹性,谷雨一松劲,整个人立马被后面蜂拥的压力顶向舒克菈。
    “吧唧!”
    俩人汉堡似的贴在一起,从头到脚,舒克菈更是可怜的贴在车窗上,扁扁乎乎。
    这是个没夹心的汉堡。
    舒克菈秒变脸,刚才的怒发冲冠不见了,而是大眼睛水汪汪,看着谷雨,哀求道:
    “不要这样,求你,我还是个好女孩!!!”
    谷雨一翻白眼,理都不理她,继续扭。
    没办法,后面那猥琐男如影随形。
    舒克菈都悲伤的鼻孔流清鼻涕了,谷雨见到如此,一声叹息,不再扭了。
    无他,身前是舒克菈,还是背对着自己,这么扭下去,谷雨自己也受不了。
    于是,他内心慨叹一声,随后面这傻小子自己玩去吧。
    纳伊,也就是谷雨身后的猥琐男,称得上是公交车惯犯,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通往远郊的最后一班公交车上。
    如此行事怕不是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从未失手被擒,原因很简单,太挤了。
    他在谷雨身后,忙活了一阵,内心判断,这是极少见的,肌肉型美女,身体很结实。
    于是,他乐不思蜀,把整个心思全放在谷雨的身上。
    一只手不老实,后,左,右,前~~~
    前???( ̄△ ̄;)
    前!!!(⊙?⊙)
    纳伊整个人都愣住了,瞠目结舌,一时之间脑子一片空白,如被雷击。
    也就在这时,谷雨拼尽全力扭过头,颈椎生疼,勉强看着纳伊,标准姨母笑,娘道:
    “死鬼?比你大吧!”
    “嗷~”
    纳伊张开大嘴,发出了狗被踩了尾巴的惨叫,松手,转身,使劲一挤,没挤出去,今个人太多了。
    谷雨虽然无法转身,但是那手臂在上面还是自由的,就见他一回手,大巴掌抓住纳伊的头发,使劲往回一拽,用胳膊肘套住他的脖子。
    “别走啊,陪姐姐在这聊天解闷。”
    一边说着,谷雨那大手还在纳伊脸颊摸索几下。
    纳伊吓得全身筛糠,颤抖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最后竟然吭叽吭叽的哭起来。
    车内噪音本就大,加上太过拥挤,尤其是纳伊本就是专往女人多的地方钻,所以周围有人听到惊叫声和哭声,也不过是几个女人,哪里敢多说什么话。
    倒是舒克菈,转头看到谷雨肘着一个瘦小的男人,一脸的坏笑,立马仗义执言道:
    “哦,你怎么能这样随便欺负人?他都哭了!”
    谷雨用行动回答了舒克菈的话,那就是随着车的摇晃,身体使劲往前一压。
    舒克菈顿时住嘴,一眼祈求。
    她是要逃婚,自然不敢真的大吵大闹,否则她就要嫁给嘴里说的鼻涕虫。
    纳伊道德败坏,本就心虚,现在被抓了,也是不敢出声,只是被吓得流眼泪,螃蟹似的鼻子直冒泡。
    公交车停了又走,走了又停,渐渐地车内的人越来越少,车速也越来越快。
    谷雨脑子里想着接下来的事,一时之间没注意身边的动静,当他回神之后才发现,车内站票的就剩下七八个人,其他都有座位。
    整个车上,恐怕也不超过五十人。
    谷雨三人在车尾处,挤成一团。
    看到靠近三人处的几个座位上竟然空着,谷雨有些诧异:
    “为啥那几个人宁可站着,也不来这里坐下?”
    很快他就有了答案,因为车上的人,几乎都把目光集中在三人身上,而且还窃窃公语。
    “哦天呐,这简直太邪恶了!”
    “不可原谅,这是对道德的侮辱!”
    “这样的女人就该点天灯。”
    “应该挂上一双破鞋游街!”
    “这是对我们女人的侮辱,天呐,怎么可以这样!”
    谷雨纳闷,这些人是在说谁。
    然而,他发现舒克菈和纳伊都用手蒙着脸,再看自己现在的造型,穿着这里标志性的传统女士长裙,身体贴着一个长胡子的帅小伙,胳膊搂着一个黑瘦的丑小伙......
    “嘶~~~这是骂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