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品透视仙医 > 第1334章 方向错了
    吴庸将自己来泰山的缘由,缓缓地说了。

    泰山派人听后纷纷红了老脸。

    原来,吴庸不是来复仇的。

    而是来帮他们泰山派的。

    他们刚才居然还对吴庸质疑。

    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

    于是乎,接二连三地向吴庸致歉。

    吴庸知道他们也是过度紧张,再加上有那封信为引子,才产生的误会。

    所以没有跟他们过多计较。

    摆摆手让他们停下来。

    “好了,不要在无谓的事儿上过多纠缠,还是跟我说说正事吧,这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庸问道。

    “前辈,这话说起来就长了,咱们先到上面再说吧。”

    纪不凡在前面引路,将吴庸带到了泰山之巅,泰山派的核心宫殿所在。

    殿里装饰很古朴。

    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品。

    只有一尊宝鼎,立在殿中央的位置。

    纪不凡介绍说,这鼎是当年秦始皇来泰山封禅时,立在此处的。

    吴庸观那鼎,灵气充盈,里面隐隐有仙器迸发,看起来应是一件级别不低的法宝。

    敢将镇派的法宝,光明正大的立在殿中央,实属少见。

    纪不凡在前头引路,穿过大殿后,将吴庸引导会客室中。

    这间会客室,比大殿要小,但是布置的也很典雅,房间的墙壁上,挂了一副字画。

    那画中的山,正是泰山。

    旁边题的诗,是诗圣杜甫著名的《望岳》。

    而提字的人,正是纪不凡。

    别看纪不凡的修为一般般,但他的字写的却很漂亮,笔力刚劲,力透纸背,一个个犹如活过来一般。

    吴庸虽对书法没有多少研究,但光看字型都被吸引过去。

    “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吴庸念了最后两句,朝纪不凡竖起拇指称赞道:“纪掌门,好字啊。”

    纪不凡连连笑着摇头:“吴前辈谬赞了,我的一点爱好而已,上不得台面。”

    他边跟吴庸客气着,边让人倒茶,并且摆摆手,让无关的人员都先出去。

    很快。

    会客室里,只剩下吴庸和纪不凡,以及泰山派中两位德高望重的长老。

    纪不凡道:“非常之时,就不跟吴前辈客套了。

    既然吴前辈是来帮我泰山派的,那么我们应当将实情相告。

    刚才,在南天门,人员太多,有些话我怕说出去引起恐慌,所以有所保留,还望吴前辈见谅。”

    吴庸的神色也凝重起来:“没事,我也理解,你们的状况的确不容乐观。

    你目前都有哪些消息,关于这场瘟疫又知道哪些情况,都全部告诉我吧,这样我才好帮你们。”

    纪不凡点头答应,然后示意旁边的长老先说。

    那长老清清嗓子,将一些秘闻娓娓道来。

    原来。

    张伟民说的那些情况。

    泰山派很早已经掌握了。

    在山下的酒楼出事以后,泰山派的外门弟子中,陆陆续续有人染上了瘟疫,开始发热咳嗽,并且呼吸变得困难。

    这时,泰山派已经高度重视起来,派出门派中的神医圣手去看情况。

    结果。

    这瘟疫厉害的很,非但没有把已经患病的看好。

    反而将去看病的人染上了。

    渐渐地,连泰山派的高层都开始沦陷。

    据长老透底,如今泰山派中,已经没有一个人是健康的。

    每天都有人症状加重。

    也每天都有人去世。

    那些重症的,还有去世的,都被安排在泰山中一处隐蔽的山峰上,由专人负责。

    具体情况,只有他们几个高层人物知道。

    不论对内还是对外,现在的口径都是瘟疫形不成致命威胁,正在寻找应对的办法。

    说是寻找办法。

    实际上他们也完全没有办法。

    能用的办法都用遍了,就是治不好。

    任凭你修为再高。

    吃再好的丹药。

    都抑制不住这邪门的瘟疫。

    在三日以前,泰山派中的一名高级长老,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境。

    在这世界上,也算一名强者。

    愣是硬生生地,呼吸衰竭而死,连元婴都化作了一滩脓水。

    长老介绍完以后。

    纪不凡长叹一声道:“如果泰山派因为这场瘟疫,而遭遇了灭顶之灾,我纪不凡就是最大的罪人呐。”

    “纪掌门,你先别忙着感慨,距离灭顶之灾还早的很。

    现在,我想知道,你们说的那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封信,就让我觉得很蹊跷了。

    它是我们一名外门弟子,在大殿上打扫卫生时发现的。

    他拆开一看后,立即向我们汇报。

    我们看到全惊呆了,原来这场瘟疫的背后,竟然可能是有人在蓄意操控,而他的目的是要向泰山派复仇!我们立即动用全部力量,去寻找到底是谁写的信,想要找出幕后的黑手。

    可是,任凭我们用尽了办法,就是无法找到那人。

    我们甚至连护山大阵都动用,将泰山上的每一处角落都查了个遍,却没有任何收获。

    信就像凭空出现在那里一样。

    所以,才有了刚刚的误会。

    大家听到吴前辈来到泰山派,纷纷想到了信的由来。

    也只有拥有像您一样通天彻地的能耐,才能悄无声息地将信放在哪里了吧。”

    听完纪不凡的话。

    吴庸摇了摇头:“你们呐,漏了很关键的一个点,从方向上来说,有可能是错的。

    如果错了的话,肯定找不到背后的人。”

    纪不凡和两位长老一愣。

    “方向错了?”

    “前辈的意思是?”

    吴庸为他们解惑道:“你们刚刚说,把泰山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你们确定吗?”

    纪不凡点头:“确定啊,我亲自做的。”

    吴庸问:“那你有没有检查一下,你们泰山派的弟子,有没有可疑的啊?”

    这一下可把纪不凡给问住了。

    纪不凡支支吾吾地说:“我们的弟子……不……应该……不会吧?”

    吴庸反问他:“不会?

    泰山派内门外门这么多弟子,你敢百分之百确定?”

    纪不凡扪心自问一下,然后红着脸摇了摇头。

    说实在的。

    泰山派内外门加起来,弟子好几万。

    纪不凡连人都认不全。

    他又怎么能保证每一个弟子都是可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