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品透视仙医 > 第1336章 复仇!
    “偌大一个泰山派,没有一个有头脑的。

    事关泰山派生死存亡,居然只在门外放两个人把守,真是自寻死路。

    要是换了我,怎么也得派人在暗中保护着。”

    那赵师傅低声嘀咕了一句。

    然后走到了乞丐的身后。

    单手成刀扬了起来。

    这时。

    那正在大快朵颐的乞丐。

    忽地转过身来。

    咧开嘴。

    朝赵师傅露出了憨厚的笑:“赵山河,原来是你,你就是隐藏在幕后的那只黑手!”

    啊!赵山河仔细一看,大惊失色。

    眼前的乞丐,哪里是什么乞丐啊。

    分明是泰山派的一名长老,他脸上涂抹的脏兮兮的,又刻意掩盖了修为。

    赵山河没有防备,刚才见他行为举止都与乞丐无异。

    甚至都没有起疑心。

    没曾想。

    居然是人假扮的乞丐。

    “你刚才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

    哼哼,果然在背后下毒的人,就隐藏在泰山派中,吴前辈神机妙算。

    早就料到,你会按捺不住,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你引出来了。”

    假扮乞丐的长老道。

    事已至此。

    赵山河再也没有隐藏的必要。

    他眯起眼缝说:“原来是引蛇出洞。

    好,好,看来那个姓吴的果然有两把刷子,让你们变得聪明了。

    但是,我看你们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这周围我都看过了,只有你一个人,以你那点修为,在我的面前还不够看的,我可以让你悄无声息地死去。”

    “给我倒!”

    说着。

    赵山河手往前一扬,一股白色粉末,呼在了长老的脸上。

    那长老顿时直挺挺向后倒去。

    “哼。

    垃圾。”

    赵山河不无得意地说道:“就这点本事,还想留住我,想得美。

    你们泰山派死定了!”

    他刚得意不过三秒。

    一道声音自身后传来。

    “是吗?

    赵山河!”

    听到居然还有人。

    赵山河大惊失色。

    他分明已经用神念仔细检查了好几遍,周围不可能有人。

    怎么会!赵山河不可思议地转过头,看见了不止一个人,而是一堆人。

    泰山派掌门纪不凡,领着泰山派中实力最强横的几个长老。

    旁边还有笑吟吟地吴庸。

    “你!”

    “你们!”

    赵山河诧异无比,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他们是怎么悄无声息地隐匿在这里的。

    吴庸笑眯眯地从身上取出一道符箓,说道:“你一定是在好奇,我们是怎么做到不被你发现的吧。

    这是一道隐匿身形和修为的符箓,要炼制它,需要费很多天材地宝。

    恰好,泰山派的存货很充足,我一口气炼了几十张,就等着把你引出来呢。”

    赵山河一听,气的咬牙切齿。

    “好啊,你竟然敢坏我的好事。

    姓吴的,我不去找你,你反倒自己找上门来。

    也罢,今天咱们就老账新账一起算了吧!”

    吴庸听了很好奇。

    新仇吧,还能说过去。

    毕竟自己坏了他的好事。

    旧账又是怎么一个说法呢?

    自己好像以前也没有见过这个赵山河。

    不等吴庸想明白。

    纪不凡冷哼了一声:“此乃泰山派的家事,何须吴前辈出手。

    赵山河,你令泰山派损失惨重,险些就此覆灭,让我亲自来收拾你!”

    哗啦。

    说话间。

    纪不凡强横的气势,全部释放开来。

    铺天盖地般朝赵山河压过去。

    以他的修为。

    莫说是元婴境以下,就是进入了元婴境,也要被这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可奇怪的是。

    赵山河好似一点也不受影响,还朝纪不凡摇了摇手指:“纪不凡,你还差了些。

    若不是想要悄无声息地,令泰山派寂灭,我早就动动手指,把你大卸八块了。”

    说到此处。

    纪不凡也不免疑惑。

    他沉声喝道:“赵山河,自你入门以来,我泰山派曾亏待过你吗!”

    赵山河想了想说:“好像没有。

    对我挺好的,给我功法,还让我当了管事,手底下的弟子也都蛮听话。”

    纪不凡喝问:“那你为何丧心病狂,要用剧毒,置整个泰山派于死地!”

    赵山河哼道:“这话说起来就远了。

    估计,你们之中,谁也不会有印象。

    那一年,有一名少年带着母亲,来到泰山派求救。

    他的母亲中了剧毒,看遍所有的医生都没有办法。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来到泰山派,希望泰山派高抬贵手。

    当时,你们泰山派说,不是不能救。

    只要一颗丹药,就能解了我母亲的毒。

    但是泰山派的丹药贵重,不是我等凡人能用的东西。

    于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在我怀里死去。

    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

    今后,我一定要让泰山派血债血偿。

    我要泰山派的所有人,都体会到,眼睁睁看着自己和身边的亲人,失去生命的绝望!来复仇的时候,我谋划了很久,最终才想到了这个方法。

    我母亲是中毒而死,我也要你们全部中毒而死。

    但是直接投毒,太没有意思,也太没有挑战了。

    我要你们日渐绝望,在备受折磨中死去。

    故而,我选择先在山下投毒,然后引导病毒慢慢传到山上。

    看着泰山派的弟子,一个接一个倒下,真特么爽!”

    赵山河说完后,顿觉酣畅淋漓,仰头哈哈大笑。

    泰山派的人面面相觑。

    原来,背后竟然有这等隐秘。

    纪不凡怒道:“可这也不能成为你投毒的理由,还有那么多人是无辜的。

    泰山脚下的普通人,更是无辜的。”

    赵山河冷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那句名言,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你们泰山派作的孽,把他们拉过来陪葬,要说罪魁祸首,那也是泰山派。”

    纪不凡道:“强词夺理,你这个变态的恶魔。

    不论怎样,今天我都不会让你走出泰山派。

    泰山派众弟子的血债,我要你血偿!”

    切。

    赵山河嘴角轻蔑的向上挑起。

    “凭你,还没有资格说这种狂妄的话,我只需要稍微发点力,就能把你打得叫爸爸。

    今日,就是你们一起上,我赵山河又有何惧!”

    赵山河双目傲然环视四周。

    展现出前所未有的自信!